言说技巧-每一种语言方式对应一种暗示,我教给你 言说技巧-每一种语言方式对应一种暗示,我教给你

塔防三国志,zara怎么读,win10系统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文 │ 骨朵星番

《黄金瞳》开播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忘记王紫璇是“小神婆”这件事了。

即便作为2017年夏天的“爆款”,《河神》播毕至今也有一年半,这中间偶尔有见她在旧剧中“打酱油”,就再难觅其踪。伊美雅墙衣

选择在“扬眉之作”后休息大半年,对很多年轻演员来说不可置信,就算好本难寻,大多也会退而求其次,先多在荧幕中“刷脸”,至少不要被人忘记。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本来大家也没有记得我。」

过于坦诚,一时以为是她的置气之言。喘口气接着说,「我本身也没有很特别被记住的东西,而且我自己生活中的兴趣也蛮多的,一直为紫薇圣人起了一卦也没闲着。」

关于“没闲着”,大家能看见的是她《河神》拍完之后,一个女孩子家跑去“成家班”学武术了。当然不是单纯要练到身强体魄,怎么也想镜头前打得殷无双君上邪好看,可她又并非有心想做“打女”,背后牵出的是其它故事。

总是都是如她所说,工作还得slutty找适合自己的,拍戏休息时自有生活顶上,不会得闲。

「我身边人都说我是“野蛮生长”。」女演员里她的确也算一种“异类”。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我本不是苗菲菲」

《黄金瞳》因为张艺兴的主演被强烈关注了两年之久,王紫璇搭档超人气男艺人,却躲过了迷妹们“酸柠檬”的攻击,始终有赖于她前作《河神》打下的口碑基础,作品演技皆让观众心服口服,所以养眼的人站在一起可以被视mang蟒为喜闻乐见。

作为苗菲菲这个角色登场的王紫璇,早已洗去“小神婆”的气息,是个“老手”女警官,唯独这打起架来的“虎”劲儿没变。

「对,导演说看我飞腿踢桶的时候够“虎”,所以想见我。」

除此之外,《河神》开场红衣造型衬得这大姑娘肤白似雪,导演觉得好看,是个很好杜克曼的女主角材料。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谁知见到真人就不是想象的那样了,导演很好奇,问她「你怎么跟戏里完全两个性格?」她这见了生人就慢热的毛病就犯了,形容爱丽娜的借款偿还物语自己当时傻不拉几地站在那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就走了。

导演也没给个准信儿,她也不好意思开口去问,不晓得能不能演得上这部剧,啥也不管,回去先练武再说,「不是要打架嘛。」

在“成家班”里,翻跟头、练搏击、天天踢腿,晚上再学骑机车,从秋天练到《黄金瞳》开机。导演还是告诉她,一开始认为她完全不是苗菲菲,见面时候拍了照片回去,反复翻看,觉得她眼睛里有一股子qqav群劲儿,怎么也想拼一次试试。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苗菲菲?」接着想出不少形容词,「挺酷一女的,有原则,不纠结,不矫情,不墨迹。」

她现任公司东申未来的老板陈坤亲自发微博撑场,说她是#本条gai最A的妞儿#,苗菲菲工作起来是真心“A爆”。这个来自网络同人文学界ABO特殊设定中,形容耐力强劲女孩的词汇,用在苗菲菲身上或者王紫璇身上,好像都很OK。

一直觉得自己是「受虐型」,如果她拍戏没感觉辛苦,反倒心里不踏实了。拍《河神》的时候第一次打戏多,压力大;《黄金瞳》的时候,最大敌人变成“高原反应”。

「居然海拔1000多米我就产生高原反应了。」经各方确认,这是一个还挺正常的海拔高度,偏高一点点,意识到自己这样居然就有高原反应,导演喊“开始”之前和“Cut”之后都只能抱着吸氧管“续命”。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不至于被自己特殊的体质打击到,就是高原反应一来,那些狂奔猛打的动作戏拍起来就很容易喘不上气,总站不稳摔倒,自己工作使不上劲儿,又觉得拖累大家工作进度,把自己给着急坏了。最后还是被剧组的大家安慰,「你这四川盆地里出来的女孩子,海拔1000多米对你来说可能就是翻倍的高度了。」

被陈国富用一个上楼的时间

挑中的人

她人生中几次三番的波折,本来都应该让她“做不成”演员的。虽然这对她来说并不算遗憾,只是命运的牵引才是最微妙的东西。就像听四川人说起地震,总是在已经云淡风轻的直叙中,不经意说出一些被扭转被改变的人生。

这个被人羡慕拥有大长腿的美妞,本该在考完雅思之后,带着自幼学习的一身芭蕾舞技艺远赴澳洲芭蕾舞团继续求学,这是西方传来的文化,自然回到西方学习最好。但说“远赴”是真的远,转机飞行就得花上十几个小时,作为独生女,和年龄渐长的妈妈已经不想分隔太远,觉得家人应该在一起。

追寻多年海外留学的目标彻底搁浅,这个女孩的语气还是波澜不惊,听不出来是遗憾成习惯,抑或真的可以随遇而安。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高考之前临阵转换跑道,跟着学表演的髪小尝试着“北漂”好不好。第一次接触,听老师讲解了一下声台形表的基本,那些艺考生口中“过关斩将”的题目,在她口中是「唱首歌,跳个舞,说段词,老师出个题,我们自己编一下演了就可以」,不在乎炫耀天资过人,反倒是老师就看中了她的“零经验”,一张白纸,更易调教。

又是和大多数读书时就拍戏的学员不同,她回想起在校期间,被班导师保护得太好,找上听见凉山精编版来的剧本都被严防死守挡回去了,这姑娘自己也是个不爱多轨发展sheetworks的人,就好好读书嘛。结果大学毕业时,老师突然去世,她感觉身旁荫庇已久的大树轰然倒塌,自己又回到了漫无目标的原点。

这才接上了隔壁表演2班导师刘天池力荐《少年班》角色,引王紫璇进工夫影业正式入行。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在工夫影业的面试,王紫璇原来只是去面见肖洋导演,那个需要“会跳舞”的角色她再适合不过,即使还是闷闷的样子送上门去,因为当时更需要“跳舞力”大于演戏的熟练度,选中她是意料之中了。

意料之外的是,临走之际遇见那些“工夫大佬”们。

依旧把自己形容成傻乎乎的,「姨妈姨夫带着我上了楼,和肖洋导演试了戏,路过陈国富老师的会议室,说正好让大家都来看一下。很快就走了,我这边刚下楼,那边就让我回去。」

短短的一个下楼、上楼的时间,「签吧。」「好呀,那就签吧。」未涉世事,就这么签了公司,她说这是一种一拍即合,你会发现那是一群特别纯粹简单的人,和这姑娘的节奏算是对上了。

「我其实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没有特别大的要求样,当初学芭蕾是因为地震,放弃芭蕾也是因为地震,我感觉自己人生的所有转折、所有事情,都是莫名其妙地带走了,我根本来不及规划,那不如就好好活在当下吧。」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随性、自由,走自己的步调

在《河神》和《黄金瞳》里“打”个够,就算去“成家班”刷过经验,也真的是没想固定在这个硬气的形象里。去年拍完的民国传奇故事《外八行》里,她猪儿跑网络电话饰演的钟瑶是个大家闺秀,温柔又娴静,是典型的淑女风范。

「我自己本来就很淑女嘛,」说完就笑了,「大家后来都要我演打架探案的角色,我就非要挑一个完全不同的。」

更何况她一开始也不是田里导演眼中的“小神婆”,她想说大家都觉得大个子女生不能演古灵精怪的可爱角色,凭什么?我偏要!田里导演也是点子极多,让她放开了发挥,要是演的不够放松,干脆用四川话说台词也无所谓。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小神婆”最终是成了。别看她在命运面前好像风雨飘摇的样子,主见还是满满的,工作时她就是想做这样的异类,和别人“反着来”最开心。

其实寻常人道是一个演员在拍完一部“爆款”之后休息大半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可是忙碌得很。

「我最近正好在翻看手机照片,突然发现我2017年虽然有很大一段工作空白期,但我能感受到生活中所有的点点滴滴,非常细致。」

手机照片里是坐飞机时看的一本书,聊到了她喜欢的家具,想拍下来回去上网搜索。看得出2017年的自己还是喜欢性冷淡北欧风,2018年已经轮到复古家具成心头好,喜欢想去搭配,搭配了再就某一款、某一种风格进行深究。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没有目的的,我就是产生了好奇,想要了解它的故事。」

健身、看电影都是演员的日常,她还喜欢喜欢收集海报,沉迷于练字,刷纪录片,看各类展览演出,不是为了工作刻意准备积累,而是真正地不停对事物产生好奇,逐渐撑开自己的视野,最后就会真的热爱这个世界。

生活中塞满了细节,无论是拍戏还是遇到任何问题,便都是可以信手拈来了。

「随性、自由,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嘛。」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番妹王紫璇 | 对话

番妹:可以聊一些《黄金瞳》的片场趣事吗?

王紫璇:这个是我看了花絮才知道的,就是我对自己可能有点误解,我一直以为自己在片场是个很活泼的人,广元堂纤体梅看完花絮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木头人,每天都不知道在干吗,放空了。因为我觉得演员不拍戏了就瘫在那儿休息,顺便吵吵闹闹一下,结果不是的,张艺兴就很神奇刘婷叶飞。

比如我们拍完一场戏,就看他一下窜进车里,我以为他进去休息,谁知道没多久就下来跟我们说,「我刚刚写了一个很好听的音乐,你们要不要听一下?」原来是去写歌了,然后还在现场各种跳舞,他绝对不会闲着,简直24小时投身工作的永动机。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还有,张艺兴和无错号之虞王栎鑫都是湖南人,他俩有段时间就每天说湖南普通话,把我都带跑了,可把我姨妈急的,一直在说我,「拍戏让你说普通话,别一会儿给我来个感叹词、语气词变湖南普通话啊。」

番妹:大家都觉得你是“打女”,想演软萌的角色吗?

王紫璇:那我自己性格本身也算利落的那种,要我变得软萌可能需要我们家猫来配合我一下,我只要一对着它,整个人都要化掉了,可能旁边人都觉得我脑子出问题的那种。

番妹:拍戏以来最大的执念是什么?

王紫璇:很奇怪,我演的角色都是我追男主,感觉一直在追别人,好累啊,身心俱疲。《河神》的时候我就是小跟屁虫,天天追着郭得友;到《黄金瞳》就天天追庄睿,不光当他的保塔防三国志,zara怎么读,win10系统镖还要当保姆。能不能有一个剧是别人追求我的?(番妹: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一人血书替CICI求一个追求者!)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番妹:芭蕾舞者学武术,有什么优势劣势吗?

王紫璇:优势肯定就是我们的王昆义筋骨比较斗破乾坤龙王求亲请排队软一些,但劣势也是打戏需要有劲儿,我们学跳舞的这个劲儿就是相反的。现在还是掌握不太到位,有时候动作戏一多就容易露怯,我想要那种打戏不多,但更细致一些。

还有就是我之前有一场打戏,一下不小心把一个武行踢晕了,我当时吓一跳,大家反而来安慰我,但我真的比较内疚,这些幕后真的太辛苦了,我学武术也是为了以后尽量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番妹:有过什么大家不太知道写的小爱好吗?

王紫璇:我有段时间因为一支很好看的钢笔而沉迷练字,小阿力的大学校硬笔书法,后来就去淘了很多钢笔,还有那种蘸墨水笔,笔头尖尖,写英文很好看的。结果买回来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不是专业的写起来很麻烦,很容易把纸划破,还弄得满手墨水。不过我不是三分钟热度的人,如果真的爱上了,就会一直喜欢下去。

番妹:最近有追的剧可以推荐一下吗?

王紫璇:最近在看一部日剧叫《3年A班》,我男神在里面,菅田将晖,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瞬间融入每一部不同的作品,异界黑网吧可以说是整容式演技了,我本人虽然不追星,但他真的会让我有冲动想去亲眼看到他,非常有魅力。啊,就是我有一天突然发现他是1993年出生的,居然比我小,有点心塞,人家年纪轻轻就是“老戏骨”了。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

番妹:对自己未来的工作有什么规划吗?

王紫璇:说实话,我比较喜欢活在当下,未来的事情不去想很多。只是因为去年虽然工作很多,还挺累的,但是我有看到粉丝有说,「又得凌代坤再回去看一遍河神了,什么时候才能看新的你?」我就觉得别人对我是有期望的,自然而然就多了一份责任感。

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专访王紫璇丨“异类”女演员的野蛮生长